医保新“共济” 究竟意味着什么?

人的一生,老祖宗用四个字作了准确的总结,那就是“生老病死”。这样的过程,哪个阶段也离不开医院、医生和对健康的关注。也因此,但凡与医疗健康有关的新闻,都容易引发人们的关注,因为它跟所有人有关。这不,今年八月份,职工医保家庭共济已经在上海正式开启,而在天津,七月份就开始实施,放眼全国,这项改革也正在全面的探索推广之中。啥叫职工医保家庭共济,简单地说就是对于参与职工医疗保险的人来说,以前医保个人账户里的钱只能本人看病时使用,而改革后除了本人使用之外,也可以给配偶,父母和子女等家庭成员使用,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是赚了,还是有可能吃亏?方便吗?公平合理吗?

本周四,上海的政女士带儿子来到儿童医院就诊。儿子参保的是上海市的城乡居民医保,相比她本人参保的职工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医保报销的比例较小,自付的比例较高。

而这次来看病,付款时将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从8月份开始,上海正式开启职工医保“家庭共济”功能,这意味着,政女士职工医保个人账户里的余钱,不光可以自己使用,也可以给配偶、父母和子女等家庭成员使用。

在绑定了儿子的信息后,医保共济账户已经生效。她儿子这次医药费是895元,儿子自己的医保可以报销307元,剩下的588元,全部由共济账户、也就是政女士医保个人账户里的余额支付。

其实,医保家庭共济的规则并不复杂,家庭成员组建共济网后,本人原有的医保待遇保持不变,只是原本需要自付的那笔钱,增加了一个由家人医保代付的渠道。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公共经济系系主任 封进:参保人即便参加了家庭组建人的共济网,他原来适用的待遇规则是不变的。只是让他多了一个可以使用家庭成员职工医保参保人个人账户的便利,而不会影响到他所适用的报销规则和其它待遇。

目前,上海已有超过4万个家庭组建了家庭共济网,相对于上海1500余万职工医保参保人员,这个比例还很低。但在儿科和儿童医院,使用医保共济账户的比例明显更高。

上海市儿童医院财务部主任 张焜琨:在我们医院截止到(8月)24日,一共有9000余笔是通过医保共济账户进行结算支付的,涉及的共济账户是3157户,占我们整个医保账户的比重为6%,并且呈现一个不断上升的趋势。

去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就发文要求,各省在去年12月底前出台医保家庭共济的实施办法。虽然进度有所不同,但在全国范围内,医保家庭共济已经全面推开。这项改革的大背景是,我国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结余金额较多,去年年底,累计结存1.1万亿元,上海市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累计结存更高达3000多亿元。个人账户结余过多且闲置,不利于医保基金发挥在不同人群间分担医疗风险的功能。

在专家看来,如果说医保基金为每位患者报销医疗费用,是一种“大共济”,为的是实现“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目标,那么,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的家庭共济,则是家庭范围内的一种“小共济”,为的是构建“我为家人,家人为我”的新保障机制。

医保的家庭共济在上海开始实施后,有专家用一句话让大家吃了定心丸,那就是:这个改革对于大家来说只好不坏。但是毕竟刚开始实施,大家很多事情还没闹明白,问号众多。回望北京最近一段时间,北京职工医保个人账户从九月份起不再自由支取的新闻就登上了好几次热搜,这是为什么?接下来政策往哪走?

国企工作的孟先生,在北京缴了快十年的职工医保,最近,北京医保一系列新闻引起了他的关注。不同于他在老家沈阳工作的妻子,医保个人账户只能专款专用;孟先生除了有报销用的社保卡,还有一个可以自由提取个人账户资金的北京银行户头,这让他感受到北京职工医保的不同之处。

“今年9月起北京职工医保个人账户不再自由支取”的消息,让不少参保人前往可以提取个人账户资金的北京银行取钱,出现了排队现象。

虽然官方澄清9月前已划入的个人账户资金,之后仍可随时取用,9月后的个人账户只是限定在看病买药等医疗领域,专款专用。但还是让不少人第一次关注到了何为个人账户?所谓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相当于自己积攒的“医疗储蓄金”,如果把个人账户用于非医疗领域,其“平时积攒,病时救急”的作用将无法体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公共经济系系主任 封进:北京个人账户可以从银行账户里面支取出来,这个的确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做法,这种做法事实上也和医保个人账户的初衷,是不相符合的。对于个人账户的监管,依然还是蛮重要的,之前我们也看到有一些不合规的行为,比如说用个人账户钱去买一些日用品,跟健康不直接相关,这个就丧失我们个人账户本身的初衷。

中国职工医保制度自1998年建立之初,就由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两部分构成。统筹账户资金池属于全体参保人统筹共济,资金不受个人支配,保障参保人整体的报销待遇;个人账户实行积累制,资金归个人使用,用于应付自身未来可能的医疗风险。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公共经济系系主任 封进:当初推出个人账户一个初衷,第一个是鼓励更多人有参保积极性,我缴的钱有一部分是在我的账户里,这个账户所有权比较清晰。第二个来控制道德风险,所谓的道德风险就是过度医疗的风险,你账户里的钱本身所有权都是你的,如果多花也是花的你自己钱,这样控制过度医疗。

虽然早期个人账户对提升参保积极性、防止过度医疗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在职工医保二十多年的运作中,也产生了现实问题。近年来人们对提升报销力度的期待渐渐增大,而提高医保待遇取决于统筹账户的资金池是否充裕。加之今后退休人群增多,统筹账户的支出相应增加,也让不少地区的统筹账户支出压力加剧。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公共经济系系主任 封进:如果我们把过多钱放在个人账户里,其实是不能发挥医保的共济功能的,对于某一些个体来讲,尤其是多发病的老年群体来讲,要提高医保待遇是非常难的,所以我们现在降低个人账户的盘子,发挥共济功能,应该是提高医保待遇很有效的措施。

增加统筹账户的资金实力、盘活个人账户,既是近年来改革的方向,也符合参保人的期待,例如,9月起北京职工医保个人账户无法自由支取后,如何避免资金“趴在账上”,如何更好满足医疗支出需求,也是参保人所关注的议题。

当大家在关注医保的家庭共济这项政策的时候,很多人可能忽略了去年四月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里就提到,各省级政府要在去年底前出台医保家庭共济的实施办法,可设置三年左右的过渡期,这就意味着,我们所有参与医保的人,不管你在哪儿?都将与此有关。于是,在人员流动非常频密的今天,针对这项政策,也会有人直接发问家人之间的共济,是不是也能支持异地就医呢?

今年46岁的周军,是浙江缙云一所乡村小学教师。在校教学生数学、科学、体育等多个学科。趁着新学期还没开始,他能多在家里陪陪二老。父亲患有近20年的心脏疾病,在安装了心脏起搏器后,每个月都在使用周军名下的家庭共济账户购买药品。

周军和父亲的医保缴纳地,同在缙云。父亲的前两次手术,都在当地医院完成,相关医疗费用,也在当地直接结算。平时自己较少使用医保账户,家庭共济让周军账户里的钱用在了父亲身上。而最近这次手术的复杂程度大于过往,需要他带着父亲前往杭州的医院接受治疗。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异地结算时,用上了家庭共济账户。

目前,浙江省家庭在组建共济账户时,需要成员都在同一地缴纳医保。这是今年五月,浙江省人民政府在网民留言中选登的一封信。来信者表明和母亲在省内两地分别参保,想把自己历年余额给母亲使用。医保部门明确回复,不同参保地不能享受家庭账户共济,所以不能使用账户余额。周军的女儿,即将会到外地上学。他也希望着未来政策能够允许他的账户余额和女儿共享。

缙云县医保服务中心主任王淋:家庭共济能够这样互认互联互通,这样的(需求)趋势我觉得还是较明显的。因为我们现在很多年轻的子女,他们出去跨市、跨省工作,还是比较普遍的。那么他们医保的参保地肯定一般都是跨市或者跨省了,这一块可能就需要省一级或者国家级的医保部门再做一个具体的部署。这样的话,家庭共济使用的范围就更广了。

事实上,近些年我国多地在陆续探索,出台和医保家庭共济相关的政策。两年前,福建省推行个账家庭共济。截止到今年7月31日,共建84.8万多个家庭共济账户,消费460余万笔,覆盖了住院、普通门诊、门诊特殊疾病、购药等多项业务。本月初,厦门市率先落地国家医保异地就医新规,对参保人跨省异地就医服务进一步优化提升。与此同时,人们也对异地结算时家庭共济账户也能发挥作用抱有期待。

厦门市民 于娜:我的家庭共济(账户)里面包含我、我老公和我家的小孩,我希望能更多亲属加入进来,比如说我(在辽宁)的父母,如果说我们能共享就会更好。

厦门市医保局派驻市行政服务中心首席代表 戴琳:目前我们厦门市有近50万的家庭已经建立了家庭共济账户。现在很多年轻人到我们省会去工作,他的父母可能在(本省)老家,那他只要绑定了福建省的共济账户,他的父母就可以使用到这个年轻人他的共济账户的资金。

异地就医需求有多大?国家医保局发布的《2021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去年职工医保参保人员异地就医6434万人次,异地就医费用1663亿元;居民医保参保人员异地就医4318万人次,异地就医费用2985亿元。面对如此庞大的流动现实,家人之间跨省工作生活已是常态。让家人间的共济能够更广地发挥作用,即满足人们的期望,也对政策制定提出考验。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公共经济系系主任 封进:我们要能够突破跨地区组建家庭共济网,目前存在的障碍本质上来讲就是要提高统筹层次。如果我的父母现在跟我不在一个统筹区,如果我把他加入我的共济网里面来他就跨统筹区使用这个资金了。这样的话,就会对医保的统筹规划使用造成很多困难。未来要突破这个障碍,就是通过提升统筹层次来突破,跨省市来使用这个共济账户是大势所趋,相信在技术层面不会有太大问题,关键还是在制度设计层面。

在每一个国家,只要涉及教育,涉及医疗,那都是全民关注的大动作,因为它与全民有关,在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更是如此。医保的家庭共济政策固然是一种进步,但它也为各级政府的管理水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何在更讲究效率,更让大家拥有获得感的同时,不带来浪费的风险?并且方便实用,都是在运行当中的挑战,不过,中国的任何事儿不就该在改革中去面对,去解决,去推动进步吗?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